新華社北京2月27日電(記者 張曉松、王敏、劉羊暘)2013年全國兩會上,《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獲准實施,新一屆政府作出鄭重承諾——本屆任期內,將國務院各部門1700多項行政審批事項削減三分之一以上。新一輪行政體制改革的大幕由此拉開。
  同年11月,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在部署全面深化改革時提出:必須切實轉變政府職能,深化行政體制改革,創新行政管理方式,增強政府公信力和執行力,建設法治政府和服務型政府。
  2014年全國兩會召開在即。一份答卷讓人眼前一亮:過去一年,新一屆國務院把簡政放權、轉變職能作為全面深化改革的“當頭炮”,大刀闊斧調整機構、削減審批事項,激發市場和社會活力的成效正在顯現。
  改機構更要轉職能,新一輪行政體制改革穩步快進
  2月21日,交通運輸部路網中心一派緊張忙碌的氣氛,三位值班員緊盯著路況監控大屏幕,不時與各地各運輸系統聯繫協調,希望為將於24日結束的春運畫上圓滿句號。
  “這是大部制改革後迎來的第一個春運。”交通運輸部新聞發言人梁曉安說。
  去年3月,《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獲准實施後不到一周,新一屆國務院首次召開的常務會議就確定了方案的任務分工。7月,國務院新組建及重新組建六部門的“三定(定職責、定機構、定編製)”規定全部公佈。11月,地方政府職能轉變和機構改革工作正式啟動……
  根據《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原鐵道部承擔的部分行政職責劃入交通運輸鉑組建國家鐵路局,由交通運輸部管理。
  “國家鐵路局邊組建、邊履職,趕在今年春運前夕正式掛牌。這樣,中央層面已基本形成交通運輸大部制格局。”梁曉安說。
  “換牌子”的背後則是政府職能的深刻變化。
  組建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後,原本分散在多個部門的職能統一划入這個部門,食品從農田到餐桌涉及的主要監管部門由5個減少到2個。與此同時,“三定”規定順勢取消了食品藥品監管總局的4項職責、下放了5項職責。
  “本輪機構改革不再局限於機構調整,而重在突出職能轉變,抓住了行政體制改革的實質和要害。”中國行政管理學會副會長高小平說。
  如果說機構改革還是由表及里推動政府職能轉變的話,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從一開始就不可避免地觸動利益的奶酪。
  去年,國家稅務總局擬將“城鎮土地使用稅困難減免”審批權下放到省以下,一些人隨即提出不同意見:“一放會不會亂”“基層會不會把握不好減免標準”。
  削權必然會痛,推進改革必須拿出壯士斷腕的決心。
  “從2001年全面啟動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我們已經下放了104項審批事項,剩下都是‘硬骨頭’。”稅務總局法規司法制處副處長丁作提說,總局通過充分調研、“三上三下”征求意見,最終統一了思想:基層更瞭解企業情況,“城鎮土地使用稅困難減免”這個權力一定要下放,下放後利大於弊。
  “審批權下放後,各方面反映都很好,也沒有出現大的波動。下一步,我們將儘快制定後續監管辦法,避免出現監管漏洞。”丁作提說。
  “膽子要大、步子要穩”,正是根據這一原則,去年以來,中央一級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穩步快進,取消下放了300多項行政審批項目等事項。
  “去年年初,國務院提出5年任期削減約600項行政審批項默這意味著每年約120項。我們當時心裡打鼓,感到不是很有把握。但從結果看,力度之大,進展之快,超出人們的預料。”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秘書長王滿傳說。
  在調整政府機構、削減審批事項的同時,一系列旨在簡政放權的改革措施也相繼推出:全面啟動註冊資本登記制度改革,研究推進政府向社會力量購買公共服務,進一步加強政府信息公開,減少合併一批財政專項轉移支付項目……
  “過去一年,新一屆政府加緊落實去年兩會通過的改革方案,兌現了承諾。”全國人大代表、清華大學教授蔡繼明說。
  放得下還要管得好,轉變政府職能激發了市場活力
  “國家的‘放權’政策助推山西省‘變廢為電’產業快速發展。”全國人大代表、山西省發改委主任王賦說。
  以前,由於缺乏政策支持,山西低熱值煤發電產業一度發展緩慢,高達10億噸煤矸石、煤泥等採煤廢棄物長期得不到利用,既浪費資源又污染環境。
  去年6月,國家能源局委托山西省核准低熱值煤發電項默一下子調動了地方積極性。僅半年多時間,山西省就加緊出台了相關發展規劃和準入標準,目前已有10個項目通過科學論證獲准開展前期準備工作。
  “這真是穩增長、調結構的一步好棋。”王賦告訴記者,山西去年一年產生的低熱值煤全部用於發電可置換出高熱值原煤1億噸,經濟效益、環保效益十分可觀。
  把該放的權放下去,調動了地方積極性;將該縮的手縮回來,激發了市場活力。
  僅用一天時間,深圳市平安達金晨物流有限公司就在市場監管部門註冊成功。“公司認繳資本50萬元,還不能馬上到位;辦公地點選在一個居民區;經營範圍暫定貨運代理……一切都剛起步,但總算邁出第一步。”企業負責人韋先生說。
  去年3月,深圳實行工商登記制度改革試點後,降低了註冊資本、經營場所、前置審批等市場準入“門檻”,一大批像韋先生這樣的“草根”迅速走上創業就業之路,全市新登記企業同比增長106%,並主要從事服務業和新興產業。
  “註冊資本登記制度改革即將全面啟動,從試點情況看,改革將起到激發市場活力、拉動經濟增長、推動結構調整、解決群眾就業的作用。”工商總局局長張茅說。
  有所不為,還要有所必為。過去一年,各級政府部門在簡政放權、放寬準入方面多做“減法”的同時,力求在加強監管、服務社會方面多做“加法”。
  不久前,深圳市市場監管局向社會公佈了100家經營異常企業名單,理由是執法人員無法根據上述企業備案的經營場所與之取得聯繫。
  “去年,我們對企業住所登記進行了最大程度的簡化,申請人只要提供地址信息,就能申請註冊企業。但是如果你不誠信,就別怪我們不客氣,像這次列入經營異常名錄,等於進了‘黑名單’。”深圳市市場監管局局長徐友軍說。
  去年以來,不少地方在放寬市場主體準入的同時,相應建立了嚴格的事中事後監管體系,特別是利用“黑名單”制度,使一些違法企業不僅在商圈裡失去信譽,還被凍結了申請貸款等商事行為,大大提高企業的違法成本。
  有所作為,不僅體現在管住,還體現在管好上。
  元宵節一過,前來山東省淄博市國稅局辦理業務的人又多了起來。“別看人多,一會就辦完,不像以前要等上好多天。”徵管科科長任雲說。
  近年來,國稅部門大力提高辦公信息化水平,普遍建立了電子身份識別系統,與公安、工商等部門實現數據聯網。去年,各地均實現了稅務登記資料齊全“馬上辦”。
  轉職能沒有“完成時”,簡政放權仍是全面深化改革“當頭炮”
  過去一年,廣州市政協常委曹志偉圍繞轉變政府職能積極建言獻策,辦了三件大事。
  一件是去年廣州市兩會上,曹志偉展示了一幅“萬里長征圖”,揭示了投資項目建設審批中存在的“辦證難”、效率低等問題。
  “廣州採納了我們的建議,審批時間從799天減到220天。”但曹志偉仍有一些不滿意,“民營企業投資工程招投標要到政府辦的投資中心去進行,還要收費,好像兩人自由戀愛卻要給婚姻介紹所交錢。”
  一件是去年8月,曹志偉拿出一幅“計生證辦理長征圖”:普通市民辦計生證要跑8個部門、經過16道手續、蓋13個章,至少花費19個工作日。
  三個月後,廣州市簡化了相關手續,只要帶著夫妻雙方身份證、戶口簿、結婚證和照片,在一個窗口就可以辦理。對此,曹志偉表示“很滿意”。
  一件是今年廣州市兩會上,曹志偉又展示了一幅“人在證圖”:人的一生各種常見證件加起來有103個。要辦這些證件,需要蓋100多個章,交28項費用。
  “其根本原因是政府部門間存在行政壁壘,形成一個個信息孤島,再加上服務意識差,全公民自己來往於各部門間通過辦證傳遞證件上的信息。”曹志偉期望,通過建立公民信息大數據庫網,儘快解決公民辦證多、辦證難問題。
  有滿意,有不滿,也有期待,曹志偉的體會代表了許多人的感受:儘管轉變政府職能取得不小進展,但與廣大人民群眾的期待仍有一定差距。
  一方面,大量行政審批項目被取消下放,另一方面,也存在著邊減邊增、明減暗增、避重就輕、變相保留等問題;在一些領域,市場準入“門檻”在降低,在另一些領域,民間投資還被“玻璃門”“彈簧門”拒之門外;有的政府部門已做到群眾有事“馬上辦”“追著辦”,有的政府部門仍然“門難進、臉難看、事難辦”……
  “放”的同時,“管”的問題也需要解決好。
  降低市場準入“門檻”,誠信建設能否跟上下放審批權,過剩產能會不會反彈向社會買服務,相關資金誰來監管……當前,不少政府機關和幹部在行政審批方面輕車熟路,但在市場監管方面辦法不多。
  如何協調好“有形之手”和“無形之手”,考驗著新一屆政府。
  面對新形勢、新問題,去年底召開的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把“加快轉變政府職能”列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內容。今年首次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要繼續把簡政放權作為“當頭炮”,進一步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
  根據中央的統一部署,近期國務院各部門相繼公佈了行政審批事項,“曬”出權力清單;針對“灰色地帶”的非行政許可審批事項的清理工作也已起步。
  在簡政放權的同時,其他配套改革正在醞釀。
  註冊資本登記制度改革啟動後,與“寬進”相適應的信用監管體系建設將同步推進;取消電力市場份額核定後,電力市場化改革相應提上議事日程;向地方下放投資項目審批權後,與事權相匹配的財政轉移支付制度改革將加快推進……
  “十八屆三中全會確定了轉變政府職能的目標任務。今年兩會,我們將圍繞這個議題,多出主意想辦法,幫助政府下好簡政放權這步棋。”蔡繼明代表說〃參與採寫:何雨欣、呂曉宇、肖思思)  (原標題:下好全面深化改革"當頭炮"——盤點政府職能轉變)
創作者介紹

商務中心

qm64qmdpd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